国际发展环境呈现四大特征,世界制造业格局面临重大调整

 新闻资讯     |      2019-10-08 12:19

  进入新世纪以来,新工业革命风起云涌,信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亚美娱乐永制造业的生产制造方式、组织形态、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路径正在发生显著变化,与此同时,逆全球化思潮开始涌现,贸易保护主义不断抬头,全球价值链重构契机已初露端倪,世界制造业发展格局面临重大调整。面对更加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及未来的发展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必须准确判断面临的新形势,抢抓机遇、应对挑战。
  特征一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推进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全球产业呈现颠覆性创新与延续性创新并存的创新态势,全球以信息网络、智能制造、新能源和新材料为代表的技术创新浪潮,主要体现为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业相互渗透、深度融合,正在掀起新一轮产业变革,对制造业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各国正在力图通过新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发展,占据全球制造业高端领域的有利位置。我国制造业发展既面临可以乘势而上,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抢占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发展机遇,也面临新一轮变革可能带来的市场垄断、关键领域技术攻关难度加大等一系列挑战。
  特征二
  逆全球化思潮开始涌现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以价值链为主导的全球化并没有消除国家间的发展失衡,使得人们开始反思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并将其归罪于过度的全球化,逆全球化思潮开始涌现。逆全球化思潮使发达国家收缩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布局,美国总统特朗普所主张并签发的多项保护主义政策、美国宣称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英国启动脱欧等,被视为逆全球化力量的集中展示。
  由此可见,全球化进程受挫是不争的事实。此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强化与全球贸易规则重构相交织,我国也将面临国际贸易环境变化的新挑战。上述现象的出现,不仅会影响各国经济的发展与合作,也将导致全球贸易增长受到越来越大的阻力,并会对全球经济复苏和制造业生产产生明显的负面冲击。
  特征三
  全球制造业竞争格局面临重大调整
  当前,制造业全球分工面临重构态势,我国制造业正面临“高端回流”和“中低端分流”的双重压力。一方面,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为重振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纷纷实施以重塑制造业优势为重点的再工业化战略,力图从中高端发力抢占制造业领域国际竞争的制高点,如美国发布《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德国发布《工业4.0》等。在发达国家各项政策举措下,部分中高端产业已开始出现转移回流。
  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为在新一轮国际分工中获取更大利益,利用资源、劳动力等要素成本优势,以中低端制造业为主要方向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如越南、印度等一些东南亚国家依靠资源、劳动力等比较优势,开始在中低端制造业上发力,以更低的成本承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转移,给我国传统制造业发展带来严峻挑战。
  特征四
  全球价值链重构已经拉开序幕
  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产品内分工为代表的国际分工使全球经济紧密联系在一起,国际生产突破传统的“中心—外围”模式,过渡到全球价值链生产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作为全球霸主,在把控价值链核心环节的同时,通过对外投资、离岸外包等方式进行全球价值链的治理,获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
  然而,美国经济脱实向虚,最终引爆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国际生产要素结构性发展和生产组织方式革命性进步,国际贸易结构发生变化,国际产业转移出现回流,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通过价值链拆分和转移占领高附加值领域,而发展中国家只能通过简单的组装等方式进入价值链的低附加值领域,全球价值链面临重构的契机已经显现。

  作者张厚明,系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财经政策研究室主任